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致生讲属性数学解自然方程

探索先天八卦文化是如何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从绝对论、走进相对论、混沌论的。

 
 
 

日志

 
 
 
 

甲骨文告诉我们了些什么(八十四)  

2014-01-24 10:32:31|  分类: 汉字的属性数学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骨文告诉我们了些什么(八十四)

数字也称《数码》。是用来记数的符号。数字是通过数数数出来的,而记录数数结果的符号就是“数码”。数字一字两意。一是表示人类能划分或计算出来的量。在数学上习惯被称为量或者值。是与“几”相对的准确性或者说是确定性。是人类认识范畴中可分辨与比较的清晰界线产生的量值认识。称为数词。二是表示一个人分辨机能,一个一个的划分清楚,并能在再屡次遇到它的时候仍然能数见不鲜。所以它是动词。表达的是数字属性认识的屡次皆准。所以,数数的前面一个应该是动词,表达分辨与划分的能力。后面的一个应该是数词。表达准确的认识结果。所以,数数也是属性数学中的最原始动静观。

数数在原始产生的词意有两个:一是表达“犹汲汲。迫切貌”。二是表达“屡次、常常”。汲汲一词对数字的表达,按中国传统文化对数字的最原始的认识程序就应该是“一端四午”它不仅仅反映了人类在倾倾之反、运动抑扬的事物中如何找到更相动薄的端点。而且反映了这屡次出现的同一属性。也就是说,数字作为一种人类可认识的特定属性而具有常常展示出来的连续性与连贯性。是我们由简单的一元复始认识进入了数属性更新变化的新领域。甲骨文中有这样八个字,它们是:《一端四午,万象更新》。用甲骨文表示成:

甲骨文告诉我们了些什么(八十四) - 赵致生 - 赵致生讲属性数学解自然方程
 

中国原始数字认识的产生源泉,是中国远古人类对“端”的认识产生。也就是说,人类的端正认识是数字产生的前提。是“端本正源”。端:端正,清理。本:根本。源:根源。是指人类对自然万物认识到的东西从根本上加以整顿清理。所以,端为本之始,正为源之泉。故上古则有“数以正为本”的提法。这种提法与现代的数论理论有些不一样,因为现代西方数论“以整为本”而中国原始数字的产生则是“以正为本”。所以,现代西方数学则以数字0为原点。产生了以整为本的整数序列。而中国的自然数则是“以正为本”。这方面的知识,我们在中国远古属性数学分形术中作过系统的“一端四午”讲解。这里就不再详细介绍了。大家知道中国的数字体系认识与现代西方数字认识的理论、方法、规则都是不相同的。

所以,中国的远古数字认识可以划分成两个方面,一是数字个、十、百、千、万的数位进制认识,二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数字属性与数字动态形貌组合产生的太极、阴阳、三焦、四象、五行、六气、七阶、八卦、九宫知识体系。

由此可以看出,以个、十、百、千、万的数位进制认识体系形成的数字认识,我们可以把它称为数字进制制度。在这种数字进制制度中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数字则表达的是数值,数量、序次关联关系。可以用一元复始的,堆栈方式来持续的产生链接体系。这样形成的数字序列,我们称为数字、数值、数量、数位四合而一的数字体系。它的产生符合“皮亚诺数学归纳法”。被中国传统数学称为“万数皆一”。万数皆一有两个意思。一是所有的数字都是由一加一堆栈形成的。二是每个数字都表达一个新的事物的诞生。它们之间的异同属性的结构性,可以通过数字、数值、数量、数位之间的四象变化不同来进行说明与表达。而与现代西方数学对数字认识理念不同的理念呢?则是数字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形成过程中,除了纯粹的数值、数量、数位认识之外。这些数字还表达了形貌、属性所展示出来的运动状态之间的相同与不同。也就是说,一元复始的变化过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1的增加过程。它仍然存在一个事物的形貌、属性与另外一个事物的形貌、属性怎么样二合而一形成一个新的事物的过程。这样,1+1就变得复杂了起来。1+1=1。还是1+1=2。则是一分为二认识与二合而一认识的分水岭了。从形貌与属性的变化规律来讲,两个相同形貌的事物1+1,两个不同形貌的事物1+1的结果并不能相同。而对两个属性相同的事物1+1,与两个不同属性的事物1+1。也同样存在结果并不能相同的结果。那么,这些内容应该如何通过数字的关联关系来进行说明与表达呢?也许这些内容恰恰是东西方数学科学发展里程与对数字认识不同的根本原因。

所以,中国远古甲骨文时代对数字的表达除了纯粹的数字、数值、数量、数位等内容之外,还包括了属性概念形成的知识体系、形貌关联关系形成的方圆几何抽象认识体系。所以,甲骨文时代应该是一个数字认识最丰富多彩的数学科学发展时代。中国的文字与数字构成的文化体系,应该说在甲骨文时代是最繁荣与鼎盛的。也可以说,钟鼎文化时代之所以产生了尧舜盛世,完全是由于数学科学发展与发达的成果,所以,我们可以骄傲的说,在中国远古甲骨文时代中国人对数字认识的先进性与深刻性都是首屈一指的。它可以称为人类对数字认识的一个空前绝后的绝无仅有的高度。对人类数学的后继发展起到了文化源头的影响。

我们从下一节开始,就把古今中外的数字体系作一下比较。从中探索一下它的共同源头应该都产生于甲骨文时代。

赵致生    二○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长春市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