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致生讲属性数学解自然方程

探索先天八卦文化是如何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从绝对论、走进相对论、混沌论的。

 
 
 

日志

 
 
 
 

谈中国教育制度改革应该思索的几个问题  

2012-05-12 08:17:10|  分类: 专科培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中国教育制度改革应该思索的几个问题

公式化的规律化认识,如同在汹涌澎湃的知识长河中架起来的一座可以通向彼岸的桥。用上它,不同的知识领域之间就如同两岸之间可以顺利的沟通一样,把数据代入公式,马上就会变成一条习惯认识中的轻车熟路。然而,切不说再坚固的桥也有老化,塌陷的时候,就是平时你想在哪过河,哪就能有桥吗?。如果你只会在桥上走,而不会再筑桥,那么,过桥的技术再娴熟也会无用武之地了。

人类在没有桥的江河上,是如何架起来了第一座桥?人类在没有桥的的江河上,如何有了第一个渡过了河的人?习惯于从桥上过河的人,见到了河,首先想到的是找桥。至于桥的产生,

,则与他没有丝毫关联。更不会去想在没有桥的时候第一个人是怎么样渡过河的事情了。

两个人同时遇到了河。习惯于走桥过河的人考虑的问题是:离它最近的桥在哪里,是在上游方向,还是在下游方向。也就是说,他只考虑找到桥的方向,因为有了桥,对岸的到达只是脚下的事了。

所以,这种人在过河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则非常简单了,目标就是一个,找桥。所以,它思索问题的方向则在上游与下游之间两个方向上的选择。

等到能看到要解决过河问题,必需先解决船和桥问题的人来到没有桥的河边时,他马上想到的则是:没有桥,就找船。但是,他的目标已经不在上下游之间了。他第一关注的方向应该首先是对岸。

显而易见,这两种人,都可以称为目光远大的人,看的远,考虑的问题远。也就是说,他们都不是只看到脚下那咫尺之间距离的目光短浅的人。

而正是有了这样一个把目光只盯在脚下咫尺之间范畴内的人。才有人敢向大河踏进一只脚。也正是有了这下水的第一支脚,才有后面的模着石头过河……。

但是,有了船与桥之后,敢向流水中伸出一只脚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虽然三十年前,有人又提出了摸着石头过河的老问题。但是,站在桥上看的,坐在船上观的。仍然是社会的主流。科学文化的发展与教育学习的制度变革,也在这样的大潮下,同样存在相似的问题。

公式化的规律认识理论被二十年以上的系统教育,固化在一个不可变革的教育大纲中。要消耗一个人生命一半的时间去学习它。模式化的去继承它。并且把它神圣化,真理化,让人类如信仰宗教一样的去信仰它。使人类的思维进入到了一个规律就是一成不变的,变化了就不是规律了。说规律在继续变化的人,就是反科学的,反规律的。

在这种科学发展的大气候条件下,人类的思维则限定于不能超越规律一步的僵化状态,任何人都只能遵循教育大纲中确定的规律教育模式成长,而独立自主思维,辩证的认识规律的发展变化的后继问题。则变成了一种不尊重科学,不继续前人的科学规律研究成果的一个大帽子。限止了人类通过自然形貌的继续观察,属性规律的继续总结与发现的新进程。

中国的易经文化,垄断了中国封建社会时代的科学进步与技术发展。造成了钟鼎文化在商周的科学技术断代。数千年间,文人墨客只能通过乡试,州试,府试、殿试,从秀才,举人,进士,状元的路走进仕途去当官。而没有人再去研究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等自然之法。使中国封建社会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没落与消亡。

今天,我们仍然是跟在西方科学后面爬行,就是认为是科学技术发展的进步。在把现代科学树立为绝对真理的知识大爆炸的盛世中,甚至把钟鼎文化看成了是中国远古时代的神话传说。

中国人在这样一个严重被僵化认识的科学教育体系中,半个世纪以来,没有培养出一个挤身于引导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理论核心理念前沿探索的科学人才,而外国科学发展则利用了华裔华人的天资聪明才智在规律化认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只有在成为国外的科学技术权威的时候,才能有所创造有所发展。但是,这些人在为西方科学发展贡献之后,却把中国文化说成了连数学归纳法都没有的天人合一封建思想。这种思想相对西方科学来说,不具有科学性。所以在国内,则是不允许你超越现代教育的科学知识范畴一步的。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现代西方科学后面慢慢的爬行。

如果说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所发展的话,那么,无非是把乡试,州试,府试、殿试变成了初考,中考,高考。考研,考硕,考博,考博士后,考公务员……。把秀才,举人,进士,状元变成了大学生,研究生,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副教授,教授……。把十年寒窗,变成了几十年的热读。

中国的教育制度真的到了应该改革一下的时候了。

1、教育制度周期太长,重复学习,重复教育,而且把重点教育放在了数百年前西方人发现的规律继承上,只继续西方人的思维规律成果,而排斥与忽视中国远古钟鼎文化知识体系的挖掘与探索。

2、重复多层次的考试制度把中国人传统文化的自主思维模式与方法排挤出科学理论技术的创新方法之外。使中国传统科学理论的文化失去了探索发展的机会,反而会走进为封建社会的易经后文化的复兴创造继续被神话的不良后果。

3、教育应该从孔子对二童观日问题的疑难开始,启发孩子利用天真无邪的聪明天性,善于发现自然界中的新问题,研究新问题。让他们懂得,前人文化仍然还存在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对前人发明的规律与公理、公式也不能权威化的绝对去认识。因为在公式与公理之外,仍然存在不同的认识论与方法论。认识自然是多渠道的,多方法的。把一种方法作为唯一的认识世界的方法,自然会走进绝对化的思维统一。思维与思维之间的关联关系则被模式化为一种定式。这也是近百年来,中国教育没有培养出一个牛顿、爱因斯坦式的科学领先人物的根本原因。

4、探索中国的远古文明,挖掘中国钟鼎文化的科学知识宝库。结合现代科学的理论产生的思维方法与认识过程。从人类认识自然的源头上下功夫。才是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

今天,我们就先讲到这里吧,明天讲四象学习班的内容,那么,就后天再见了。

赵致生   2012-5-12       长春市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