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致生讲属性数学解自然方程

探索先天八卦文化是如何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从绝对论、走进相对论、混沌论的。

 
 
 

日志

 
 
 
 

回gzcpu网友的留言  

2012-04-07 05:57:05|  分类: 专科培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gzcpu网友的留言
gzcpu好!感谢你对属性数学的共鸣支持。谢谢对属性数学的未来所寄予的希望。
先生能从本人对双轨制的分析中,体会到了属性数学的系统计算优势。足以展示了先生从思维理念上已经走进了属性数学的知识圆圈。
先生留意到草根网上,现在有好些针对文化、社会、法律各方面辩证分析的大学家。都在研究与探讨科学发展的大方向,文化发展的大方向,社会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但是,很少有人用数学的观点来认识社会,来认识经济,来认识我们的文化。尤其是用现代经典的西方数学与东方古老的属性数学之间的差异,不同,来分析现实社会的经济问题所存在的问题。所以,仍然是停留在哲学理论探索层面与方针政策的策划与建议方面。而无法更进一步的走进数理,方法,技术综合层面上的大系统,大体系。
先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属性数学与他们会有个合适的结合时机。是对我的巨大鼓舞与鞭策。谢谢你的留言了。
在数学范畴,属性数学与现代数学的根本区别就是一个侧重在计算属性的变化,一个是侧重在计算数值的变化。很多没有学过属性数学的人也许会说:计算属性的变化与计算数值的变化不都是计算吗?作为算术,不都是为了得到一个计算后的结果吗?
是的,这个观点没有错。但是,现代数学沉醉在计算数值的关联关系中不能自拔。把数值的增长看成了至关重要的目标。而忽略了属性与属性之间的关联关系变化内容。显而易见,经济数值是发展了,但是经济数值发展后所产生的属性问题,却越来越严峻了。这也正是先生看到的:‘就目前所见,世界政治经济进入到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混沌局面。受困于于人们觉得千百年来司空见惯的、看起来较固定的传统恶习,持续地优化制度还不是社会主流,动力散乱较弱。’那么,这种持续优化制度的社会主流为什么不能很好的解决现代的具体社会问题呢?我们不妨再回忆一下早些年间,我们在开始讲属性数学中讲过的一道算术题目:
一座庙,一百和尚,一百馒头。大和尚一人吃三个馒头,小和尚三人吃一个馒头。问:这座庙里有多少大和尚,有多少小和尚。
我们通过这样一道题目,讲了属性计算与纯粹的数值算术区别,我们在讲一百和尚与一百馒头的问题时,就已经把属性数学计算的属性大小问题与和尚数量,馒头数量问题讲的非常清楚了。
从表面来看,它们都是计算。但是,计算什么,分析什么,归纳出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规律,则是两种数学的根本区别了。但是,大家学了这种属性数学的计算方法之后,并没有应用它来分析具体问题,解决具体问题,还不能与周围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还不能应用这种计算方法来分析具体的问题。甚至无法通过这些计算方法来积累比类旁通的能力。所以,我们不妨再结合现代经济的计算模式,进行一下属性计算与数值计算的比类。
还是这道题,一座庙,去年有一百和尚,一百馒头。今年和尚增加到二百。馒头也增加到二百,问:这个庙的发展速度?
庙的发展速度是显而易见的。扩大了一倍。和尚增加了一倍,馒头也增加了一倍。经济效益的总值计算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它可以说明庙在发展。但是,这种发展是好?还是不够好呢?我们需要对下面三个不同的题目再作一下计算比对:
1、一座庙,二百和尚,二百馒头。大和尚仍然一人吃三个馒头,小和尚仍然三个人吃一个馒头。问:这座庙有多少大和尚,有多少小和尚。
2、一座庙,二百和尚,二百馒头。大和尚一人吃一个馒头,小和尚一个人吃一个馒头。问:这座庙有多少大和尚,有多少小和尚。
3、一座庙,二百和尚,二百馒头。大和尚一人吃九十九个馒头,小和尚九十九个人吃一个馒头。问:这座庙有多少大和尚,有多少小和尚。
其实,这样的题目计算,大家都会的。而且很容易就会计算出答案。但是,它们反映出来的问题。则与一百和尚,一百馒头的原始题目来说,则产生了属性上的本质变化。也就是说,
1、属性差距依然如故。没有变化。2、属性差距消除,无大无小了。3、属性差距加剧了。
但是,我们用现代数学的平均值来分析它的时候,二百和尚、二百馒头的平均值与一百和尚、一百馒头的平均值是三个问题不变的。
两种观念就会产生两个结论。
一、庙的发展速度是成倍增长的。平均值是稳定的。
二、庙是发展的。但是发展速度中有三种属性的变化关系。一种是属性差距不变,二种是属性差距在缩小并消失。大小和尚属性的数量多少已经与庙的发展不再有限定关系。三种是属性差距在增大,大小和尚的属性限定性出现了严峻的两极性。
那么,作为庙的发展规划,应该如何规划与算术计算呢?显然是两个方法问题,两个认识问题,两个制度的优化方向问题。那么,当我们从计划经济时代走进市场经济的时代,是不是也应该改变一下计划经济时代的单纯数值计算法则呢?完善制度,同样存在一个完善属性规则还是单纯追求数值增长的两个方向问题。
赵致生   二○一二年四月七日   长春市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