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致生讲属性数学解自然方程

探索先天八卦文化是如何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从绝对论、走进相对论、混沌论的。

 
 
 

日志

 
 
 
 

四象学在中医基础理论中的应用(六)  

2012-11-16 07:25:49|  分类: 属性数学与中医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象学在中医基础理论中的应用(六)

以史为鉴,应该是一种科学的态度。但是,绝对化认识之后,就会变成了一种不科学的认识事物方法。背离四象论还走进绝对化认识的二元论。这是阴阳辩证观与绝对二元论认识层面上的问题。与四象认识论相差了一个属性形貌数字综合认识层面上的一个等级。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把绝对化的以史为鉴,与阴阳辩证法中的以史为鉴,以及四象论中的以史为鉴进行一下比较:

绝对化的以史为鉴,是史书上有的就是有,史书上没有的就是没有。因为有,史书一定会有记载,因为没有记载,那么肯定就是没有。所以,史书记载中得到的认识结果是唯一正确的,与这一结果不同的其它认识则都划定在不正确的范围。或者称谓不是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者。

阴阳辩证观下的以史为鉴:是史书上有的也许有,也许没有。史书上没有的,也许没有,也许有。因为写史书的人看到的有只是他周围的有限范畴,而更多没有看到的,没有记录的,也不能说成没有。史书上没有的东西呢?也许是真的没有,也许是曾经有过,被秦始皇这样的封建文化避讳的统治者焚书坑儒了。

四象认识法与阴阳辩证观不同的是从阴阳的模糊性走进了四象事物的必具其一认识:有史有据,有史无据,无史有据,无史无据。也就是说,对于史鉴上的有无,需要通过证据确凿的内容来进行证实。而任何具体的事件或者事物来说,它只能具备四象其一,四象论,只是它的一个全息分析方法。

比较以史为鉴的三种不同认识方法之后。我们会发现。对于一件具体的事情来讲。在绝对化认识的层面上,非对既错。非错既对。没有第三种认识存在。

而在阴阳辩证观认识层面上呢,对与错的界线就变得模糊了。我们可以表达成:有对有错,有错有对,亦对亦错。开始出现了第三种认识结果。

在四象判断法中,我们得到的认识结果可以被分成四类:有对有错,有对无错,无对有错,无对无错。而且任何事物的判断结果,无论你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它们都必在四象之中,而不能超越在四象之外。

与绝对二元论判断法得到的两种结果相比较。四象分析法解决了一个现代西方科学无法计算的一石二鸟问题。也就是说,从数学的认识层面上来讲,四象分析法在数学计算上的应用,得到了绝对二元论条件下产生的数学理论根本无法表达的算术。

这个题目我们在前面文章中已经讲过了多次了,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今天我们只从数学表达域的角度对这两种方法进行一下比较。

绝对化二元认识论对数字二的认识只有:0、1、2三种数字形式。对树上的两只鸟来说,只能有:两只鸟都在树上,一只鸟飞走了剩下一只在树上,两只鸟都飞走了,树上没有鸟。或者在没有鸟的树上,飞来了一只鸟。树上开始有了一只鸟。又飞来一只的时候,树上有了两只鸟。

但是,当两只鸟在树上的时候,有人掷了一块石头,打死了其中一只鸟。当树上只剩下一只鸟的时候。问这只鸟是活的还是死的?则变成了现代西方数学根本无法表达的领域。

相反,通过属性数学的四象法则。这个问题就会变成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因为活鸟可以从树上飞走,也可以继续停留在树上,死鸟会卡在树上不落下来,也可以不卡在树上落下地来。所以,它有四种现象:无飞无落,有飞无落,无飞有落,有飞有落。

显而易见,无飞无落,是两只鸟都在树上,树上有两只鸟。用数字表达为:2。

有飞有落,是活鸟飞了,死鸟落到地下了。树上一只鸟也没有了,用数字表达为:0。

无飞有落,是活鸟没有飞,死鸟落到了地上,树上有一只鸟是活的,用数字表示为:1活。

有飞无落,是活鸟飞了,死鸟被卡在树上没有落下。树上有一只死鸟。用数字表示为:1死。

显而易见,四象认识法则所产生的数字认识体系,与绝对二元论条件下产生的数字体系具有更丰富的表达域。在这个表达域中,出现了两个属性完全不相同的数字一。

中国有句古话。是来形容东、西方数学之间的两种不同的数字表达能力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也就是说,现代西方数学只知道其一,用一加一的无限制后继形式来认识整数的产生。只知道1+1=2中两个1是相同的数字叠加。却不知道两个不同的属性数字1同样也能产生数字认识。即1+1=2的同时,数字二也仍然能表达两个不同属性的一。

也就是说,1+1=2是二合而一的计算方式。而死鸟与活鸟的判断认识则可以说是对数字二的属性一分为二。

一石二鸟问题,是我们公开在网络上讲了几次的一个老属性数学问题了,但是,学习了两年多的同学才感觉到这样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却开拓了一种新的认识方法与数学科学更广泛的表达领域。它不仅仅是四象学在数学计算上的一个新的开端。也是我们继续认识中国自然数的一块敲门砖。

中、西医两个科学知识体系,产生在这样两个不同的数字科学知识不同的两种认识论与方法论条件下,岂能不壁垒,岂能不分道扬镳。要认识其中的奥妙,没有数学理念的探索与挖掘。二者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两个领域。

赵致生    二○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长春市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